耕云先生讲述《佛法与国运》

各位先生:大家好!

    我到这里来,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庭一样,感觉到非常亲切及温暖。

我是天津人,离北京很近,我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来和各位一同学习及领教,大家互相切磋,我认为这个机会非常珍贵。

    佛法的兴衰,和国家的国运成正比。佛法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,也是一种能源,尤其对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而言,我们应该提倡佛法;因为佛法是纯中国的。禅宗自达摩到中国以后,一花五叶,的确是纯中国的。

   我们中国需要安定、要进步、要强大,非提倡禅宗不可。

   我不是老王卖瓜说瓜甜,在座各位都可以当我的老师,都可以教我,我是来说实话,报告心得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球上,如果没有人,任何事都不会发生,但是离开人,任何问题也不能解决;问题是因人而发生的,所以问题也必须是靠人而解决。只要掌握了人的条件,也就掌握了成功的钥匙。

    社会主义是社会科学的结晶,它是政治伦理的升华,没有比社会主义的政治伦理表现得那么明显,那么强烈的。如果我详细说,那是班门弄斧。社会主义最大的关键是人的素质,如不把人的素质提升,社会主义的最高水准、最高政治意境,最高的政治情感、最高的政治伦理,都不容易贯彻实现。人的水平不够,就产生障碍,就是

    我小时候读过孔子的礼运篇大同章,它说‘……男有分,女有归,矜寡孤独、废疾者皆有所养……’最后的结论:‘……外户不闭,是谓大同。这个境界多好!但是那要有条件,必须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,货恶其弃于地也而不必藏于己。你若是没有这种道德水平,没有这种素质,就做不到外户不闭。所以提高人的素质,是国家建设成功的一个根本前题。而提高人的素质,最有效的方法就是

    各位应知道,宋、明理学来自于禅。王阳明说:我的良知犹如金丹一粒,点铁成金。禅,是顿悟法门,从一个凡夫到顿悟成佛,很快!所以是圆顿教;既圆满又快速,从凡夫变成圣人,圣人就是有所不为,他是为天下而活,为国家而活,为人民而活,他不是为自己。大家学禅,有这种胸怀,有这种气质,中国一定会强;建设一定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这道理在那里呢?

   禅宗的基本前题在求心安。如二祖慧可大师见达摩,达摩说:你求什么?慧可说:我唯求心安。

   六祖见五祖,五祖问:你要求什么?他说:我唯求作佛,不求余物。

   你看这人的气质多么高尚,我只要求生命的觉醒,不要像一般动物那样,糊里糊涂的只会发挥本能,自私自利。我要做一个生命觉醒的人。这是男子汉、大丈夫的行径。

   佛有十个名号。当中名号之一就是丈夫;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,能够顶天立地做大丈夫,然后才能成佛。大丈夫的定义,孟子说得很好: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这是做一个现代人(不论男女)应该有的气概。

   禅,到了六祖以后,可以说是超越的宗教,不崇拜偶像、不烧钱纸、不放鞭炮,而是自力成佛。

 

   宗教是不究竟的,是人迷失了自我,而不能时时自觉时,才去找个信仰做依赖。

   宗教的种类很多,在座各位很多是研究宗教的。世界上有多少种宗教?实在是太多了!如果分类来说,不外四种。

   第一、是理智的宗教,像印度教,西方的神学院,研究宇宙的法则,研究神的存在,研究人生命的根源,这是非常理智的;但是他们有缺点,因为理智性的东西,流于冷漠和空疏,流于虚无主义,不切实际。所有的存在价值都建立在需要上,凡是不能构成国家的需要,不能构成社会的需要,不能构成人民需要的。都不可能在时间、空间里永久存在。所以理智的宗教,不合乎时代潮流。

   第二、是情感的宗教,情感的宗教,以信为得救的条件;以升天国为目标。学佛的人,大多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目的。这和禅宗不同,禅宗完全靠自力;自我发掘,把被埋没的自己发掘出来。我时常说:人被别人埋没的很少,多半是自个儿埋没自个儿;用自己的错误跟缺点,把自己埋没了,自己所接触的六尘,所谓: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。把自个儿埋没了。学禅即是从尘垢中把自己发掘出来,然后正确的认知自己,如果连自己都不认识,还说认识上帝;认识宇宙万物;认识真理,那是荒诞的。

   禅的第一步发掘自己、认识自己、然后肯定自己.肯定以后再净化自己。把自己那原本没有的、肮脏的、污染的去掉。把本有的心灵提升。当你提升了自己以后,然后自我完成,不必到天国去,不必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眼前当下,便是生命的永恒。

   禅,包括了知、情、意三部分。知、情、意是西方学术的三大主流,在中国讲,只是一个字。一个人只要感情投入你的真理智,把你的理智固定在你所选定的一点,你所投入的感情,就会产生意志力,然后在这一点上,形成焦点,在这个焦点上,就会冒出智慧的火花,绽放出生命智能的花朵。

   中国儒家学术的特色,只是一个字。禅表现得最具体、最完备。

   感情宗教的优点,能使人心灵得到慰藉。但它的缺点,盲目冲动,历史上的宗教战争,就是情感冲动的结果。

   第三、肉体的宗教;中古时期清教徒。现在有些人把自己的手,钉上十字架学耶稣;学耶稣是否这种学法呢?我们不讨论。还有人学瑜伽术,做各种的身印,把自己的肉体扭曲,头朝下,脚朝上走,这样是否正确?让我们联想到,在马祖道一禅师修行的时候,用传统的方法去打坐。南岳怀让大师,知道他是个法器,想接引他、点化他,没有机会,跟他说话他不理,叫他,他不答应,依然在那儿禅定。南岳禅师很幽默,拿个砖头在台阶上磨来磨去,制造噪音,使得马祖道一禅师坐不住了,他起来抗议说:老法师你磨砖头做什么?他说:我磨镜子。马祖说:磨砖怎么能成镜子呢?南岳问:那你打坐干什么?马祖说:要成佛。南岳说:我要是磨砖磨不成镜子,你打坐也坐不出佛来。马祖问:那怎么办呢?南岳说:比方牛拉车,车不走,你是打车?还是打牛?马祖说:当然是打牛。南岳说:你现在是在打车。

    这表示说:人修行如果从肉体上下功夫,那是不对的,因为肉体是会坏的,肉体是六十兆原子(细胞),是物质的堆积;没有什么道理。因为思想决定人生,认识指导行为,不从认识上去端正,从思想上下功夫,专从肉体上追求,显然是不究竟的,只能增长无明,增加愚昧。

    第四、是拜物的宗教。各位看看河北有拜五大家的:红、黄、灰、白、柳,拜动物的;还有拜大树公的,拜石头的。日本人更荒谬,拜生殖器。有些部落民族拜长虫。印度教地区,如果开车遇到牛,不能乱按喇叭,不然会引起公愤。像这些都很荒谬,都不适合我们现代的中国人,都不是中国人所需要的。

    禅宗是生活的宗教,它是把最高的认识反应在日常生活之中。庞蕴居士说:神通并妙用,运水与搬柴。挑水、搬柴就是神通,你还要什么神通?他不是做白日梦,他是面对人生,活得非常好,践行中道。

    什么是践行中道?牺牲自我,成全别人,这不叫中道,这是偏激。中道就是我和你打交道,彼此获利,我不坑你、骗你,也不把我的利益建筑在你的损害上,而且也不会造成第三个人的损害。这种交易成了,就是中道。既不是碱性,也不是强酸,中性没有伤害。

    今天,我们若不提倡禅宗,没有时间了。因此台湾一些志同道合的,要想做一个抛砖引玉的工作。想邀志愿相同、同见同行、见解相同的、一同来推动这个工作。来做对国家具体的贡献。因为再不推动,时间来不及了。现在世界上普遍有一股逆流出现,我相信以各位的智慧,以各位的学养,一定观察得出来,这个逆流,就是人类整个进化的逆流,反净化,反扬弃,这个逆流是发生在人心。各位想想:现在是知识爆炸的时代,知识领域开拓,知识功能提升,但是没有人去研究,如何提升人的本质,如何净化人的心灵。也没有人去注意什么叫是?什么叫非?如何选择?什么叫对?什么叫错?什么叫正?什么叫邪?没有人注意这个问题,本末倒置的结果,把人们的苦加重;知识爆炸,并没有给人类造福,只有给人类造成更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现在是物质文明发达时期,物质的生产,物质的增加,物质的创造,都远非二、三十年前可比。可是却没有人感谢、感恩和知足,也就是说今天这个现象,是生活跟欲望同步上升,生活好一点儿,欲望又提升了。而繁荣与罪恶同时滋长,社会越繁荣的国家,犯罪率越直线上升。也就是说一切学术、一切创造、一切发明、一切繁荣、一切水准都是为了罪恶而存在。那么人类的努力,岂不落空?一切努力的价值,岂不产生负值!这值得我们每个人耽心而应设法来扭转;扭转这个机势,唯有靠禅。因为禅不是迷信,坦白的说,禅是无神论者。

    现在是科学时代,重实验,重功利,假如我们不推行禅,我们这个社会就无前途。这并非悲观的论调,禅是找出病根,全力治疗。如果不推行禅,这个社会成长的结果,就变成了泛功利主义,乃至于功利主义人格化了以后,除了功利就没有人格。大家为了功利不要良心,卖假药、卖假酒,别人死了与我无关。贩卖人口,甚至绑票都会出现。要功利不要良心,还有人要功利不要命;绑票、抢劫、杀人无所不为。这些人有的受过高等教育,有的还是博士。智慧型犯罪更难处理,更棘手。这些人为了功利连命都不要了;有的是为了功利不要脸,男盗女娼,工业社会先进国家,极为普遍。北欧的丹麦,那简直不成世界,人的尊严扫地。除了本能以外,看不出人的特质。这样的人跟一般动物有什么区别?假如我们不从根本上著眼,来改造这个世界,将来人自个儿的智慧毁灭了人类全体。

    由于这种感受,我们才成立了禅学会,因为禅是自力的宗教,它不迷信;以耕耘换取收获,以努力争取成功,以付出满足获得,以贡献赢得尊重,禅是这么一个超宗教的东西。

    禅的特色在于一个字。它是宗教,超宗教;是哲学,超哲学;是艺术超艺术,禅的艺术既具象又抽象;禅的哲学,既存在又超越;禅的语言是语言而非语言。禅常常用语言表达非语言,以有言表达无言。什么是佛?干屎橛!这等于没说。这是逻辑而又超逻辑,你用逻辑去解释它,找不到答案。佛跟干屎橛不发生关连。有时以无言显有言,他不说话,但是你写篇论文,十万字都包括不了。

    什么是佛?竖一个指头,他不言语,这种超宗教、超哲学、超艺术、超文化的,像苏东坡的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,到得还来无别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别事是什么?说来说去就这么两句话,但是余音袅袅、韵味无穷。

    陶渊明诗: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南山天天见,为什么今天特别悠然?禅是生命的源头活水,活在禅里边,你就天天成长,福德智能成长,信心勇气成长。人若不突破自我,不战胜自我,他就没有智、仁、勇三达德,人生就不通畅,不通就不达,而智、仁、勇的反面就是愚昧。人做了很多事情都做得很愚昧。现代很多人反进化,很多事是残忍的,只顾自个儿,不顾别人。人也是很脆弱的,白天怕人,晚上怕鬼;鬼根本不存在,但是他害怕,自己吓自己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需要,基于我们基本的认知,所以我们不自量力,我们愿意全心全力推行安祥禅,让中国人,希圣、希贤,人人都能够抗阻逆流,使它不在中国氾滥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认为,人生最大的需要是理智需要有寄托,热情能够充分发挥。而不全是物质的满足。这也是我们禅学会会友们共同去做的目标。我们能够发挥热情就高兴。我们像一头牛,你要挤出我的奶来,我非常感谢,绝不要你付款,你要不挤出来,我还很难受。这就是禅学会成立的动机。

    今天有这么一个宝贵的时间,给各位讲的每一句话,都是出自我的肺腑之言。我们推动安祥禅,主要是为了国家的统一、强大、兴隆、旺盛。谢谢各位!

上一篇:没有啦 | 下一篇:宿世口业